热依扎转发恶评,对网络暴力说不!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今天下午看见那条“热依扎转发网友恶评”的微博热搜时,我正在出租车上为马上就要迟到的英语课而发愁。心里想着,万圣节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怎么还会有人恶搞?况且选择的节日似乎也不太对呀,愚人节的事情怎么拖到今天来了。

点开热搜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这不是标题噱头,也不是恶搞,是真真正在的,热依扎开始了她对网络暴力的反击。

知道这个漂亮的姑娘患有抑郁症的时候正值盛夏,气温高到连空气都充斥着黏腻的窒息感,她因为在机场太过于清凉的穿着而被带上了新浪的热搜榜。对她穿着作评价的人太多,有褒有贬,大部分网友多以开明的态度对待这件事,纷纷表示“有勇气秀出自己的身材”“女性应当拥有穿衣自由”,但也不乏许多人的言辞恶劣,批判她过度自我的行为举止。后来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大,热依扎本人亲自对此事作出了回应,她说那是她的自由,外人无权干涉。后来又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抑郁症的证明,在我对她为数不多的了解里,这似乎是她正面回击网络暴力的开端。

但许多网友对她正面回击的作为感到不解,“为什么明星要和我们对骂?不就是被骂了吗?挣这么多钱,又是公众人物,这点打击都受不了吗?”。其实仔细想来,似乎每一个死于网络暴力的公众人物,都曾被扣上这样一顶所谓“抗压性太弱”的帽子。

在现如今的社会里,“抑郁症”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疾病。社会在发展,人们从最开始“吃饱穿暖”的物质需求,转变为了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然而现实生活的压迫让许多年轻人极其容易陷入坏情绪的旋涡而难以自拔,这时公众人物则成为了许多人垃圾情��������绪的宣泄口,他们被人身攻击,被威胁。因此,由于网络暴力而患上抑郁症的公众人物不在少数,前有乔任梁,后有崔雪莉。虽然我一直都很讨厌“雪花论”的说法,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理而言的。热依扎这次转发恶评的行为,不仅是在为她自己,也是为千千万万遭受网络暴力的人发声。

但我们依然要明确,究竟什么是所谓的网络暴力?发表自己的观点,说自己想说的话并不是网络暴力。真正的网络暴力是对素未谋面的人恶语相向,是明明未曾深入了解就随意评判,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放下一根稻草,然后一脸无辜地告诉大家“我只是说了一句话”。鲁迅先生曾说过:“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而正如王源歌词里所唱的那样,“这个世界上从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我们无法理解那些言语的“稻草”,是如何化为利刃插在别人身上,也无法体会到精神的压力是如何摧毁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我曾经以为这些东西离我很遥远,可当今年九月我最好的朋友深夜打电话告诉我,她觉得自己撑不下去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这些事情离我太近了,近在咫尺。言论自由并不代表着随意发言,并不代表着我们有权利去伤害那些我们眼中坚强无比的公众人物。

要强调的是,我并不支持热依扎本次转发恶评“以暴制暴”的举动,毕竟她拥有粉丝,也拥有比普通人更大的社会影响力,这样的行为有一点像在利用粉丝,拿粉丝当枪使去网暴他人,也更像是一种不理智的激进行为。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路人和网络冲浪者,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持理性的态度,毕竟人无完人,不可能有人做到像人民币一样被所有人喜爱。当你反感某个人想要在网络上进行抨击时,一定要慎重,既然明白“雪花论”的道理,就不要争抢着去做一朵小小的雪花。

写完这些文字的时候,耳机里刚好播放着《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这首歌,“此时已莺飞草长,爱的人正在路上,我知他风雨兼程,途经日暮不赏”。

生活真的太美好了,如果你觉得人生进入冬天的话,那么相信我,春天已经不远了。上帝只会给你安排最好的结局,如果你觉得现在还不够好,那么就说明,最好的结局还未到。

�� ��ӰƬ ��ѹۿ�

文案:余美辰

编辑:查艳